位置:首页 > 体育 >

《那座城这家人》导演:唐山大地震不该被遗忘

作者: | 发布时间:2018-12-19 15

新京报讯 (记者 武芝)马元、童蕾、萨日娜、李建义主演,邵警辉执导的电视剧《那座城这家人》刚收官,该剧以唐山大地震为原型,讲述了大地震之后,一个由七个姓组成的九口之家,相互扶持、摆脱困境、重建家园的故事。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导演邵警辉,主演李建义、萨日娜,畅谈创作细节。


李建义饰演的林兆瑞,地震发生时在战友和亲人之间选择了救战友,童蕾饰演的杨艾一生都在为家庭奉献,完美得“不正常”。导演邵警辉表示:“这部剧中没有一个坏人,都是质朴和善良的,让我找回了小时候的记忆和感觉。”

 

收视率:不强求,对得起片子和社会大众


《那座城这家人》自12月2日登陆湖南卫视金鹰独播剧场后,收视率不尽如人意,导演邵警辉坦言,刚开播时他曾关注了几天收视率,之后就没有想太多,“我们按照剧本如实地完成拍摄,至于收视率就不用太强求、太在意,我认为对得起这部片子和社会大众就好,还是希望观众能静下心来感受这部剧。”


谈及改编,邵警辉认为《那座城这家人》的原小说《平安扣》的文本很打动人,但影视化就是另一种表达方式了,“我希望拍一个真正打动观众的片子,这部剧讲的是唐山大地震灾后重建的故事,我在看到剧中那些场景的时候就有很强的代入感,感受到了人在天灾面前的渺小,我认为这段历史和记忆不应该被遗忘。”


饰演林兆瑞的李建义则认为,《那座城这家人》的拍摄属于创作拍摄,而不是生产拍摄,他跟剧中演员的对手戏都非常过瘾,记忆尤为深刻的是他和王姬的一场对手戏,“地震之后有一场戏是王姬打了我一下,让我一下子感受到了地震之后人的渺小和无奈,以及夹在天地之间人的脆弱。”


李建义饰演林兆瑞。图片来自网络


 剧中人:地震后人的思想状态跟普通人不同


邵警辉表示,《那座城这家人》中的每一个角色都在付出和包容,“这个戏太苦了,每个人都在为了家人奉献,而且经历过地震的每个人,要的都是活下去的尊严而不是怜悯。”


林兆瑞在地震后选择了救战友而忽略了自己的孩子,导致自己的儿子在地震中失去了一条腿,他的所作所为看似有些不合常理,李建义的理解是,“我觉得很难用清晰的逻辑来分析当时林兆瑞的行为,把他演成高大上的英雄人物也不真实。地震来临时,所有人都懵了,街道没有了,房子都平了,你分不清你的家到底在哪里,就算林兆瑞跑回家去救自己的孩子也不一定能救回来,但是他的团员就压在废墟下,他有把握救眼前的人。”


女主人公杨艾更是一个完美得有些“不正常”的女性形象,她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之后,还接纳了自己丈夫和前妻的孩子,一直在为家庭付出。邵警辉认为,“地震之后人的思想状态跟普通人不一样,杨艾对未来充满希望,在为明天的生活做准备,她希望家庭可以完整。”


拍摄:有时一个家要拆成几个场景拍


《那座城这家人》所有的戏都是在唐山拍的,因为剧情时间跨度长,剧中既有新唐山的样子,也要展现老唐山的风貌,但是在现在的唐山找到老唐山的景非常困难,因此有时候一个家要拆成几个场景拍,“王大鸣在地震之前的家是实景拍摄,当时我们找到了唐山某个村子里的一户人家,他家里的家具陈设完全就是70年代的感觉。此外我们还在唐山当地大量回收老家具、老物件,再做整理,力求恢复年代感。”邵警辉如是说。


除了场景复杂之外,年代戏也要求演员要有生活阅历的积累。李建义演的林兆瑞,是男主人公王大鸣(马元饰)前妻的父亲,也是一名退休的文工团团长。李建义回忆道,“1976年唐山大地震时,我20岁,在北京刚参加工作。我进工厂后得到的第一份福利待遇就是几根木头,一捆油毡和一堆塑料布,要搭地震棚,因为当时还有余震,所有人都睡在临时的地震棚里。此外,我父亲是搞建筑设计的,他当时去了唐山考察,跟我讲了当地的情况。”


当年的生活经历为李建义的创作提供了大量素材,“我不敢胡演,有生活依据才能演得更加真实,观众才能相信。”剧中林兆瑞指导文工团团员排演《杜鹃山》片段,就是李建义的提议。“我考过煤矿文工团,对文工团的生活有一定了解。我觉得排练节目可以演《杜鹃山》或是《红灯记》,由于群演都是评剧团的演员,他们会唱《杜鹃山》,所以最后我们就演成了排练《杜鹃山》。”

 

■对话萨日娜




新京报:你为了《那座城这家人》这部戏做了哪些功课?


萨日娜:我采访过很多人,也去看了唐山的纪念馆,看了很多资料图片,仔细看了经历地震后人的状态,因为整部剧前两集着重写了地震,而冯兰芝在这两集的戏份又特别多,让我特别震撼。


新京报:你此前饰演过很多母亲的角色,冯兰芝这个母亲身上与你此前饰演的众多母亲,有何相同和不同之处?


萨日娜:我演过很多母亲,每个都让我难以忘怀,但这个母亲与其他人不同,她是经历过大难的人,她要继续生活下去,还要把生活过得美好,重新修复自己的心灵,修复孩子们的心灵,修复自己和家人的关系,修复自己和世界的关系,这才是最难的,所以我觉得最难演的母亲反而也是这个母亲。


我对这个母亲的处理是她永远能非常平静地接受发生的一切,她没有情绪上的巨大波动,因为她真正经历过生死,她已经看淡了生活里的其他东西,无论如何她还是希望能够笑着继续生活下去。


新京报:这部戏对你本人产生了怎样的影响?


萨日娜:我拍了那么多年戏,演了那么多角色,我认为演员和角色是相互学习,相互吸引的。冯兰芝面对生活、生命、孩子和情感时的态度,让我感受到了她的幸福。我始终认为,我们在作品里表现苦难,并不是在表现苦难本身,而是在表现人面对苦难时的态度,我们永远要给观众以希望和温暖。


新京报记者 武芝 编辑 佟娜 校对 郭利琴